Used Book,一出机遇剧
在有与没有之间
  • "阿斯特丽将成为什么呢?一件复制品还是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?"
  • 读古希腊故事所带来的愉悦感真是无法和别人分享。

    比如这段:

    image

    看了就想起Vous n’avez encore rien vu来。俄耳甫斯从冥国带回欧律狄克的故事,她还在背后吗?她还能和以前一样吗?在Resnais的视角下不再是年轻男女的单纯爱恋了,而是一起经历了情感中低谷的couple,再次重新指认和接受对方,

    还有关于阿塔兰塔的故事,为了捡金苹果结果输了赛跑比赛的女猎手。

    这些故事就是这样,不同的叙述语气,叙述基调,都会让故事变得不同。阿塔兰塔的这个故事小时候也读到过,在德国人写的那本普及本里,阿塔兰塔给人的感觉是一个粗壮的女同性恋,毫无风情而且暴虐。可是在法国童书作家的描述下,阿塔兰卡真像是那种不服输的现代女孩子,短发,俏皮,男孩气,可是又喜欢金苹果这样的小女孩东西。

    这样的解读就是一种原创力。

    现在市面上有不少文学评论书,各种各样方向的解读,哲学、文学、艺术上的。但我觉得首先经典文本熟读是必须的,虽然这样会花非常多时间。

    陈丹青在木心文学回忆录的后记里写道,自己即使到现在,木心所讲授的这些书也没有真的读过原著。所以这真的是很难的一件事吧。阅读原著,果真是一生的事情,与我们阅读各种文学评论平行进行。

  • 希腊式室内场景太感人了

  • 来条这样的预言家手链如何?

  • 雨后初秋般的早晨,我又浪漫病发作了。我想要当我门口超市里的小店员,在这样的早晨处理鲜花和新烤制的面包,然后在忧伤粘稠的深夜,用消毒水、抹布和拖把,擦亮熟食柜台和黑石地板。

  • 又是一次何为真我何为假我的思量

  • 已经搬入新家一周了,我对房子发动着攻击:我洗衣服、洗盘子、擦橱柜、点燃香蜡,试图去除房子里留存不去的旧主人的臭气。这是一个长久而绵延的工作,环顾四周,到处是我不喜欢的装饰品和家具,让每一样东西自己都觉得喜欢,这个时间可能要花费五六年,那时候房子就真的跟你长在了一起,像你的亲生儿子,跟你无一不相像。

    现在找到了一个暂时我们都很喜爱的家的角落(最期待的书房还迟迟没有开始布置),是阳台。傍晚或者晚上,坐在折叠椅上,脚翘起来,点一只烟,这里就变成了我的剧院包厢,我的秘密阁楼,我的灵魂之家。

  • "

    "我们这么多年教育习惯,太容易把个人和集体捆绑起来,生怕自己掉队的感觉。我觉得每个艺术家首先应该是个体,然后可能因为种种原因,你们就变成了一类人,成为了一个集体。到最后,你要进入历史的时候,你还是一个个体。"

    “现在没有人相信天才,大家相信智慧,所以观念主义比较流行,时尚的比较流行。天才是有缺陷的,现在这个时代需要“健全”的人,你要能谈生意,要很国际化,要什么都会,不能有缺陷,有缺陷你就落伍。……没有人欣赏你是天才,没有的。梵高要是生活在这个时代就死定了,可能真的疯了。”

    "
    • 2